御都

拖更高手。日常王者荣耀。
主扁鹊。欢迎k列。

曜与灵魂舞者/自述.1

[曜]

我是一只曜,在漆黑的登陆页面里徘徊了许久。我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我了。我的朋友说,那叫退谷。

说起来我的那位朋友,她是一个灵魂舞者,至今还未满级的那种。我想了想没被登录的这些日子这也不错,至少我是满级的。后来朋友知道了这个想法,于是把我揍了一顿,好疼。

[灵魂舞者]

那家伙总是嫉妒我经常可以从漆黑的小屋子里出来溜达。虽然我因为主人的不务正业至今未曾满级,但我想能在外面瞧瞧这世界,也比那家伙整日站得笔直的等着自己主人回来的好。

我被指使着骑着一头绿油油头上还长着一朵傻愣愣的小粉花的草泥马在神圣天堂里接任务。看见那家伙趁他主人不在溜进了神圣天堂里。他像一个幽灵似的在各处地方游荡,我想向他说几句话,他指了指耳朵摆了摆手。我背着主人对他挤了挤眼,抓着草泥马脖子上的毛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曜]

主人已经很久没上线过了,待在登录页面的时候是没有任何时间概念的。有时候可以溜到神圣天堂的,但是不能触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声音。简直,简直就是在看哑剧!倒是我那位朋友,经常被他主人登录,闪着蓝光在城镇各种地方出现,天呐她还向我挤眼睛——真是的烦死了。

她有时候会骑着她那奇怪的召唤物来看我,然后会和我讲讲最近发生的事情,毕竟在这该死的登录页面不能知道任何与外界相关联的东西,只有黑暗。

[灵魂舞者]

我不止一次骑着我的召唤物进到小黑屋去看我那朋友。他依旧一丝不苟地梳着白色的短发,盯着某一个方向看着。

我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事情,从温泉到天堂保卫战,以及最近出现在大陆上的新伙伴,兽娘。

我叹了口气,问道,你知道吗,我主人有一个月没有来看过我了。

[曜]

她说城镇里的那些长着兽耳的小姑娘们是新职业,叫兽娘。她还说她的主人有一个月没来看她了,难道距离上次她主人上线已经一个月了吗…我有点害怕的,时间过的太快了。我的朋友她似乎有些伤心,但是我现在心情也不是怎么好,但我还是安慰了下她,不然我俩抱着哭一场?还是算了吧…

[灵魂舞者]

我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神情,也明白他的感受。他身上的服饰在黑暗中闪着亮光,点亮了周遭一片。我低下头看着自己一身系统装备,突然有点羡慕他。好歹他的主人也曾为他费尽心血。而我...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对黑色的小翅膀了吧...。我抖了抖耳朵,抱着召唤物坐到地上。喂,你站了那么久,不困吗?我歪着头问道。尽管我依旧很失落,但我还是努力牵扯着脸部神经,摆出一副乐观的模样。

-----------

嘻嘻写来玩系列(。

有小伙伴一起来参与吗...。

来跟我玩啊!!!(。

【DN】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

>>5
Amanda和Eliel趁机冲出包围圈,向东南方奔去。

远处一个哨兵打扮的男人的身影落入眼帘,
Amanda朝他挥了挥手,加快脚下的步伐。

男人见怪不怪地接过Amanda递来的委托书,从口袋里摸出了十枚银币后,弯下腰抱起地上一只左脚裹有纱布的牛头梗小猎犬,一同塞进了Amanda的怀里。

峡谷里突然传来一阵愤怒的鹰唳声,男人神色一变,拒绝了Amanda后知后觉的推脱,抄起武器跑进来峡谷深处。小猎犬乖巧地趴在Amanda臂弯里,偶尔用湿漉漉的鼻子蹭蹭Amanda的小臂。

Amanda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抬头望了望ELiel.

"是个女孩儿。"Eliel没来由地说道,"真不知道你还喜欢多管闲事。"

"我...哪有。"Amanda张了张嘴,心虚的瞟向男人离开的方向。

"你说,他会不会死啊。"又是一阵愤怒的鹰唳声,不时夹杂着人类的叫喊声。Amanda用手肘碰了碰Eliel,轻声问道。

"如果那家伙这么容易就扑街了,你觉得凯德拉还会像现在这么太平吗。"Eliel翻了个白眼。

Amanda愣愣的点了点头,女性特有的爱管闲事的心思也被放到了一边。

"你有时间想这些,不如想想怎么用10银币养活你自己?"Eliel把短剑别回腰后,一手插兜,一手抓着Amanda的长发辫晃了晃。

来到凯德拉关卡后,Eliel主动请缨治疗小猎犬的伤口。Amanda不疑有他,在杂货铺子后面的矮楼里找到了两间闲置的房间后,便出去思索如何用10银币诳来一顿晚饭。

"你还在等什么。"细微的风溜进房间里,撩动了浅灰色的窗帘,Eliel手微颤,查克拉便转了一个弯,擦过小猎犬屁股上的毛发。

一道黑影自敞开的窗口跃入房内,泛着青光的偃月刀直逼Eliel的颈脖。
[命运会将原本毫不相干的人牵扯到一起。]

Eliel轻轻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偃月刀,睨着眼打量着来人。

那人一头半长不短的墨发,几缕柔顺的发丝分别垂于两颊及额前,后脑勺绑着一条像匕首似的马尾。
那人凑得极近,Eliel甚至能透过那人灰色的瞳孔看到自己怔住的模样——太像了...

真是太像了...

"嘘。"那人眨了眨眼,灰色的眸子里闪动着狡黠。

"吱呀——"已经制定好诓骗计划的Amanda推门而入,瞧见自己的小猎犬屁股上的一块毛发比其他地方短了一截,而屋内的两人正以极奇不清不白的姿势僵持着,Amanda恍若了然的拍了拍Eliel的肩,抱着小猎犬走出了房。

---------------

最近在军训lueluelue.
要来站刺内吗(不是

【DN】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Eliel番外.

>>Eliel番外篇.1.(第一人称)

手和脚不由自主痉挛起来,身上仿若有千斤顶一般,压得我有些透不过气。

月朗星稀。

我睁开眼,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我依旧躺在这青铜残月林间路的空地上,不知道昏睡了几天,可身边他留下的痕迹还是那么的清楚。

一切仿佛就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我坐起来,捋了捋乱糟糟的短发,那位大人临走前的话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不停地撞击着我的各路神经。

我要...把他救回来。

靠着短剑支撑起略有些迟钝的身体,身边少了那人叽叽喳喳的唠叨此时却有些不适应。

啊...我以前怎么会嫌他烦呢。

我是曜。

即便如此也没有作为曜的意识。

在遇见他之前我每天都会独自在各个魔物纵横的区域里闯荡,偶尔也会有忘记给自己疗伤的时候。

例如有一次我在访客普鲁托阿尔法的爪下狼狈逃窜,忍痛躲过那呼啸而下的利爪后,已没有多余的体力支持我施展查克拉治愈术,身上或大或小的伤口或噗兹噗兹的冒着血或泛着淤青,我唯一的选择便是含恨愤愤掏出在那些个奸商手里抢夺而来的据说是叫复活书的东西,啪的一下贴在胸口。

噢,居然有用。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不免感叹道原来奸商也有不卖假货的时候。

浑浑噩噩地走出这林间路,月光把我的影子拉得老长。我踩着脚下的影子,宛若那时他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一样。

他站在普鲁托阿尔法身后,向那奇怪的生命体身体两侧抛出两条链镰,随即旋转身体带动链镰将普鲁托阿尔法击倒在地。

我咳了一声,眼睁睁地看着他从普鲁托阿尔法身上拿走搜出来的生命体活药水。

喂...那是我的委托!!

我张了张口,想叫住他。

他两指拎着那药水冲我摇了摇,啪的一脚踩在地上。

"你输了。把委托书给我吧。"

我操还没开始呢哪结束了。

我低头望向他踩的地方。

噢,那时的太阳不是很大。

好像是在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

我背对着太阳,影子在地上被扯得斜长斜长的。

我看着他的脚踩在我影子的头上。

噢真是个幼稚的家伙。我心想。

现在呢?

我依旧觉得他很幼稚。

我一瘸一拐地走出阿努阿兰德,回到神圣天堂的住宿里。

--------------

第一次写这么长!!!求表扬!!!x

【DN】[舞娘视角/cp未定]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

>>4

浓雾笼罩着叹息峡谷,树梢上挂着大大小小的露珠,鹰身人的翅膀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动着,细微的风声依旧吹不散那层层的雾。

Eliel无聊地踢着地上的石子,默念着那人的名字,不多时便见到一个异族少女蹦跶着往这边走来。

"嗨!早上好!"Amanda眯着眼,将手里的面包掰成了两半。

Eliel稍稍颔首,理直气壮地拿过一半面包,就着包里的冷饮吃了起来。

"噫...这人噢。"Amanda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了面包。

远处传来野生猎犬哼嗤嗤的叫声,Amanda犹豫了一下,掏出委托书在ELiel面前摊开。

"你知道这个人在哪吗。"

Eliel淡淡地睹了一眼,"不知道。"

"我请你吃面包?"

"一言为定。"Eliel打了个响指,"我要牛角面包,全麦面包,美式花旗面包,还有......."

"...你走。"

"叹息峡谷的东南部?"

"...过来。"

太阳悄然升起,浓雾也逐渐散去一二。Amanda轻手轻脚地踏进叹息峡谷,身姿远不如身后的Eliel大摇大摆的那般潇洒。

几只持盾的兽人在入口附近的小山丘里徘徊,布洛法师执着魔杖摩挲着布衣往来。

悉悉索索的摩擦声显得格外突兀。

Amanda顺势召唤出追踪者,一个带着兜帽的小幽灵从地下滴溜溜地钻了出来,摇摇晃晃地飘向距离最近的一只布罗法师。

"嘣!"的一声,小幽灵在接触到布洛法师后迅速爆炸,将布洛法师击飞到了空中。

唐突的声响引得周围几只兽人围了上来。

见状,Amanda小跑着前去,半蹲下一腿伸直,在身前召唤出了黄昏猎人。

黄昏猎人周身散发着薄荷绿色的碎光,手持弓柄,朝几只赶过来兽人发射箭矢并引起了小范围的爆炸。

那几只兽人被炸的晕头转向,几欲倒下。忽然一抹黑影自半空闪过,一片银光一晃而过,一只兽人消失在了原地。

Eliel站定后,一手反握短剑,另一只手急速聚气,朝着左前方掷出旋转的飞镖。而后猛抛出一把泥土,向前方跃去,短剑下劈,一只布洛法师被掀开,咕噜噜地滚到另一边。

Amanda跟了上来,两手一扬,一按,召唤出四只旋转着的风车公主向四周散开。

【DN】[舞娘视角/cp未定]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

>>3

Amanda的外貌对于这个大陆上的居民而言无异于是罕见的。

正如在那夕阳斜照下,万物都镀上了一层昏黄的光晕的普雷利镇里,Amanda小心翼翼地从冒险公会负责人手中接过一银币,在身旁几只精灵弓手饱含异样的注视下把银币丢进布袋子里。

"Eliel,今晚你住哪?"Amanda向着站在镇口的少年摇了摇手中的布袋子,"我有钱了噢,要不要我请你吃肉?"

被唤作Eliel的少年脸色微沉,摆了摆手,转身几个跳跃再次进入了森林。

Amanda撇了撇嘴,向着镇子西面的客栈走去。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是吗?]

深夜,客栈的某个房间里,Amanda抱着被子,徐徐吞吐着均匀的呼吸。查克拉姆静静地躺在小木桌上,唯独不见那特征性的流光闪烁。

一丝也没有。

[].
狂风森林里,被暗紫色气息围绕着的男人毫不犹豫抬起脚,向跪在地上的白发少年高昂着的头颅踩
去。

"好好干,Eliel。"

"遵...命...大人。"Eliel咽下口腔中甘涩的液体,缓缓阖上雾紫色的眸子。

[].
"嘿...冒险家,请等一下。"次日清晨,在Amanda退房之际,忽然收到客栈老板的委托。

"凯德拉那边已经派人来告诉我们了。

水晶谷附近的魔物最近又猖獗起来。

我儿子负责管理叹息峡谷的魔物秩序。

请你...代我去看看他,好吗?"

Amanda怔了一下,点了点头,接过了客栈老板
的委托书。

------------

一堆废话。

越来越流水账了。

没有脑坑怪我咯。

隔壁养鸡场主人再不填坑我也弃了x。

这章主要过渡吧...打算进入下一个城镇。

走青春热血冒险风格...然而隔壁的想要看BE的言情部分。

去他丫的(。

神圣天堂里的相逢。

游戏记录。

与另一篇【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无关。

我只是懒得想名字(


----------------------

Amanda在遇见Eliel之前一直在单机。


直到某一天,她从王城内部出来,瞧见一只牧师正蹦哒蹦跶地围着一只刺客转悠。


"哟牧刺啊!"Amanda无法控制自己的大嗓门,咧着嘴说道。


"怎么说也应该是刺牧吧。"那只刺客睨着她。


"这姑娘好眼光啊哈哈哈。"牧师跑到她身边,把她收进好友列表里。


"一起刷图吗?"她斗着胆问道。


"好呀。"牧师温柔地笑着。


刺客只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中途出了点事,牧师退谷了。


刺客Eliel满不在乎地向她解释道,"噢...那家伙啊,据说电脑炸了,没法用啊。"


这是用电脑干了什么呢?居然能让电脑炸了。


然而小小的插曲并不能阻止他们俩逐渐熟络的感情。














:(


能@的话就好了帮我@隔壁那个喂鸡的过来。



【DN】[舞娘视角/cp未定]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

>>2


从数十只小妖精身上取得的小妖精耳朵也就两对罢了。


Amanda叹了口气,捡起两对耳朵塞进从冒险公会负责人那儿顺来的布袋子里,任命地继续在森林里寻找着小妖精的踪迹。


沿着小径转了几个弯,耳边小妖精们咿咿呀呀的声音逐渐清晰,Amanda抿着嘴,从树干后面探出头来,观察着。


不远处的一颗参天大树下,一位顶着乱糟糟的白色短发的少年正倚着树闭目养神,怀里的狸猫乖巧的卧在他抱着的臂上,柔软的肤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苍白。他的脚下站着几只悄悄打量着他的小妖精,掩着嘴好像在说悄悄话似的。


Amanda蹑手蹑脚地走近,正准备生擒几只小妖精来强取耳朵时,一个火球砸到她头上。


"哎呦我...日!"Amanda被打得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摔到地上,惊得那几只小妖精呼啦啦地躲进树丛里。


那位少年倏的睁开眼,雾紫色的眸子中夹着几分隐晦,目光粗略地扫过地面上Amanda,最终定格在远处的小妖精法师身上。


小妖精法师挥动着骷髅制成的魔杖,不多时脚下便出现一个深蓝色的魔法阵,三道闪电唰的从天而降,直向少年砸去。


少年身形微动,堪堪躲过了攻击,怀里的狸猫也应景地嘭的一声消失了。他向前助跑一段距离后猛地跃起,扬起拳头挥向了小妖精法师的脸。


小妖精法师惨叫一声,留下一对小妖精耳朵后消失在了原地。


少年拾起耳朵,走到Amanda面前,"你的耳朵。"


"他妈的...你耳朵才长这样呢!你全家耳朵都长这样!"Amanda从地上坐起,盘着腿捂着脑袋支支吾吾地回道。


"不要...算了?"少年瞥了一眼Amanda的耳朵——不同于人类之耳,与精灵族的耳朵有异曲同工之妙,耳尖却盘绕着黑色的纹路——看来是大人要找的那位。


"嘶...谁说我不要了?别擅自为别人做决定好吗?"Amanda跳起来,伸手夺过了小精灵的耳朵,"嗯...那个......谢谢。我叫Amanda,来自大漠深处的隐遁者村庄,职业是灵魂舞者。"


少年眼睑微挑,果不其然,面前的女孩是从那极为隐蔽的村庄里出来的......真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Eliel,曜。"少年顿了顿,"以及,不用谢。"


----------

OOC依旧严重


后排扩列欢迎找我玩:)


大概是半架空+原著世界观/不带女枪和兽娘玩系列


【DN】[舞娘视角/cp未定]关于大胸妹在这个大陆上的二三事.

>>1


少女身着一袭棕白相间的常见新手服饰,赤着脚哼哧哼哧地跑进不远处的小镇里。棕色的长发辫在脑后左摇右摆,腰后别着一对泛着绯色流光的金属环——与她身上的简易的服饰格格不入。


铁匠铺的猎犬们呲着牙欢迎着少女,只有那老态龙钟的铁匠先生依旧波澜不惊地挥舞着铁锤,在那烧得发亮的武器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噢,是卡汉拉的弟子吗?"铁匠先生停下手里的工作,陷入了回忆之中,"你师傅还是那么年轻...不像我...已经......当初要是选择和你师傅一起...我自然还是......咳。"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铁匠先生闭上了嘴。瞧着连那雪白的胡子都染上了少女的粉色,以及铁匠先生气急败坏地向自己扔来一双做工精巧的尖尖鞋:"你叫Amanda是吧?"


"是的。"少女掩住笑意,拾起尖尖鞋。


"去去去,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住的地方。一边儿玩去吧小屁孩。"铁匠先生摆了摆手,重新敲打起烫滚滚的武器。


Amanda眼见被下了逐客令,也不恼,微微福了福身后,在路边随意找了块地儿套上尖尖鞋,开始在小镇里四处溜达。


小镇名叫普雷利镇,四季如春,温暖如常。


摸着空无一物的钱包,Amanda决定找份工作。


她先跑到冒险公会负责人面前转悠,在她自认为不费吹灰之力引起了负责人的注意后,她获得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到森林里消灭十只小妖精并取得三对小精灵的耳朵。


嘁,这有什么难的?Amanda接过委托书,一蹦一跳地进了森林。


Amanda取下腰后的查克拉姆,熟练的划出一条条流畅的线条。绯色的流光随着线条闪烁着碎碎的光芒。


她轻轻跃起,向后舒展着身体,一个通体漾着蓝光的亡灵从身前的空地窜出,猛地挥舞拳头砸向地面。


小妖精们咿咿呀呀地叫着被砸得老远,却又坚持不懈地冲上来往查克拉姆上撞去。


Amanda向后退去,计算准确距离后在小妖精们所站的地方召唤出暗紫色的刺体。


看着小妖精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Amanda兴奋地收起了武器,翻找着小妖精的尸体。


--------------


OOC严重到爆.


嗨你好我派大星.人帅不狗好相处.

前排扩列深交?留号我戳.


我有病.别理我.